Tag Archives: 货币兑换

一路向西(03): Day.02, 马德里广场断腿记(上)

接上回

没想到酒店下面就是圣安娜广场,在机场买了本Lonely Planet,书里对这个广场的夜生活赞不绝口。总之就是各种小酒吧,小夜店。消费价格换算后和国内差不多。下来的时候是1点多,各个点开始打样。但是还是能看到广场上茫茫多的小桌子。除了广场,周围的小巷子里也是遍布小酒馆和室外小桌子,凌晨1点依然人声鼎沸。
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……洗洗睡,时差一夜过后就调整过来了。

续表……一夜过后,

不要在意那些细节。

马德里(西班牙语:Madrid)是西班牙首都及最大都市,也是马德里自治区首府,其位置处于西班牙国土中部,曼萨纳雷斯河贯穿市区。市内人口约340万,都会区人口则约627.1万(2010年),均占西班牙首位。

起床出门,前文说到半夜出租车拉回酒店,这不,早上出门前碰到了酒店的前台。说是酒店,确切说是home hotel好了。一个有点年纪的apartment楼,每层东西隔开,各为一家“招待所”,前台也就是老板了。补办了简单的入住手续,登记passport,就ok了,这是第一次和当地人用英语沟通,口音非常重,一开始很不习惯,不过后面就适应了。

这一天是周一,出门9点多,先去买个打火机,华人开的超市,在西班牙八年了,老乡情再深,也避免不了一个一次性打火机一欧元的残忍现实。抬头一看,这湛蓝的天,这梦幻的建筑,这脑洞大开的雕塑,会让你觉得这一欧元还是挺值的。

IMGP1665_副本

先吃早饭吧,不知道点菜办法和价格,硬着头皮在一个街角的小餐厅室外餐桌上坐了下来。到餐厅里面找menu,发现没有,只有一个小黑板,上面写了早餐有的东西。好多不认识,omelette & bacon,我认识这个,就点它吧。跟老板比划了一下,我要两套煎蛋和培根,我坐在外面,另外还要了咖啡和橙汁,便到外面坐下了。

IMGP8052

点一根烟,观察人来人往。10点钟才是上班高峰期,街角人来人往,过半的人都点着一根烟,不分男女。40+的老女人们的装扮也跟20岁的小姑娘一样,花枝招展(绝非贬义),清爽精干。20度不到的清晨,大家基本都是短袖,极少外套的。其实街道很安静,唯独不安静的是轰鸣的摩托,之后几天也是如此,西班牙的机车很多,在这种欧洲城市街道里穿梭,摩托的确是最方便的。看的我正过瘾时,老板上菜了。在点餐的时候我还看到了橙汁的做法,一个大号橙子扔到一个机器里,喀嚓一下,下面就流出了原汁原味的橙汁,然后把机器里的橙子渣给扔掉,资本主义真浪费。

IMGP80531

很丰盛是吧。先别羡慕,痛苦的在后面。端上来我吓一跳,煎蛋和培根都是双份一盘的,吃的我好满意 —— 在马德里的街头,露天,瞧着二郎腿,吸一口煎蛋里的蛋黄汁,切一块培根放入口中,看着人来人往,再抿上一口咖啡,快哉。慢悠悠的吃完,去跟老板结帐,其实我心里很忐忑的,因为该死的早餐内容的黑板上没有价格,有一种你不知道要被拐卖去哪里的感觉。

墨菲定律 …… 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。老板说,quince多少多少(数字14),我眼前一黑。我默默从1数到10,uno, dos, tres, cuatro, cinco, seis, siete, ocho, nueve, diez,好像没有quince什么事啊,糟糕!这个是十几元的早餐啊。索性给了老板一张20欧的,找完钱数数零钱,妈蛋!一段早餐RMB 120。

出师不利必有大捷。

我们默默的对视一眼,交流了数条意见:

  1. 不见棺材不落泪。不是明码标价的绝对不买。
  2. 幸亏之前定的酒店,往后都是含早的,要么就是公寓式酒店自带厨房。只是马德里的这家属于简易客栈形式,没有早餐。
  3. 吃饭真他妈贵,国内银行换的那两个500欧面值的纸币真坑爹,再这样下去会死人的,赶紧换掉

嘴巴擦干净,开始一天的游览。当然,这个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一天有多么的虐心。

马德里的所谓的景点其实都是历史上的遗迹,比如广场、皇宫、博物馆什么的,第一站是太阳门广场(Puerta del Sol),其实就是酒店北边200米,很近。太阳门广场是西班牙公路网的中心点,怎么说呢,相当于北京的德胜门,这一点上西班牙倒是和中国挺像的,首都出来的交通是放射线,所有主干公路的起点在首都的某一个点上。当然中国版图太大,除了首都放射线还有东西横贯线和东西贯穿线,首都的放射线都是1开头的,比如我家门口的104国道。太阳门还有一个“零起点”(Kilómetro Cero)标志,西班牙全国所有的公路里程碑都从这里开始向外计算,马德里市的门牌号也是以这里为起点的。

kilometr

(上图来自网络,不是我拍的,我真心没找到这个零起点标识。)

广场周围是各种商店,还有一个apple store,10点40多到的,发现还没开门,一堆排队的。上去一看开门时间:11:00AM,唉,西班牙人果然懒惰。广场的中间是各种卖艺的、坐着发呆的、合影的、抽烟的、晒太阳的。中间还有一座攀依在莓树上的棕熊的青铜塑像(Estatua del Oso y el Madroño),是马德里的城徽。这个大熊倒是挺好找的——说起这个城徽来,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,传说很早很早以前,有一天一个小男孩跟妈妈出来玩,他很淘气,跳呀蹦的,走哇走哇,就远离了妈妈。正当他想往回找妈妈的时候,忽然碰到了一只棕熊。小男孩撒腿就跑,棕熊在后面紧追不舍,情急之中,小男孩蹭蹭几下爬上了一棵大树。他刚在大树上喘了几口气,忽然听到了妈妈的喊声,原来妈妈在找他。可是树底下的那头棕熊正在寻找自己呢。妈妈看到这个场面,肯定要来救自己的,那棕熊就会去伤害妈妈⋯⋯想到这里,他在树上冲着妈妈大声疾呼:“妈妈快跑——妈妈快跑——”有人说他的喊声引来了猎人,有人说他的喊声吓跑了棕熊。

于是,“妈妈快跑”就是当今的“Madrid”

IMGP8072_副本

逛完太阳门广场,回到刚才早餐说的那个事情——该换零钱了,看着钱包里两张500欧面值的纸币非常的发愁。发现太阳门广场的东侧有一个小门店,上面写着CHANGE,进去说,我要换500欧面值的,可以吗?答曰不可以。那就问了,哪里可以,她说,马路对面有个bank,你去试试吧,那里应该可以。

IMGP8078_副本

转身入银行。不用取号,等候区排队,轮到你了会喊你去柜台,掏出一张500欧,“给大爷换掉!”,营业员说,不好意思我们换不了这么大的,你得去再大点的银行试试,说完给我画了一幅草图。时候才发现,他们对于比例尺的概念太小了,也就杨公堤三个桥之间的步行距离,丫说的很远似的。

腿之,差不多10分钟路程,又一个古色古香的老楼,上面写了BBVA,这会儿还不清楚BBVA是啥,后表。在门口观察了五分钟,发现怎么都是上班族在进出,难道这是银行的写字楼,不是营业厅?后来发现有一个很小的门进去就是营业厅了,跟前台说了下要换零钱,帮我取了一个号。坐下来慢慢等,真的等了好久,来办银行业务的都是老年人,我们这种年轻人倒是挺碍眼,默默的翻手机研究BBVA是啥。好歹换了一张500欧,这500欧的零钱刚好陪我们用到了离开欧洲的最后一刻。另外一张500欧一直没用,留到了回国后在中行兑换掉了,因为汇率波动,损失了300多。

IMGP8081_副本

BBVA:西班牙毕尔巴鄂比斯开银行(Banco Bilbao Vizcaya Argentaria)。在西班牙当地应该是最大的银行了,网点遍布。借助西班牙语的优势,BBVA在拉丁美洲也是具有非常巨无霸的市场。

上集完。